粉体圈首页     您好,欢迎来到粉体圈网络!
个人注册   企业注册   登录   找回密码   进入供求市场
粉体圈专注为粉碎设备,粉体设备等厂家提供粉体技术,粉体会议等信息及粉体展示和交流平台。 粉体圈专注为粉碎设备,粉体设备等厂家提供粉体技术,粉体会议等信息及粉体展示和交流平台。
当前位置:粉体圈首页>粉体资讯>行业要闻>正文
广丰黑滑石矿业向黑滑石工业转化之路
2014年11月19日 发布 分类:行业要闻 点击量:3042
0

    我国是非金属矿藏资源大国。但是,因为矿产资源优势向工业优势转型步履艰难,造成“原矿卖出,财富流走”的纠结局面,许多非矿资源大县依旧在“捧着金碗挨饿”,数以百计的矿种难以成为县域经济的支柱。


  但在我国最大的黑滑石产地江西省广丰县,当地人正在探索走出一条加快将资源优势转化为经济优势之路。近两年来,广丰县委县政府力推工业化转型加速度,引导民营企业广丰方正非矿公司投资10亿元建设现代化的“广丰方正黑滑石工业基地”,现在一期工程已基本建成。


  记者在现场看到,在这座占地400多亩的现代化工业基地里,4个陶瓷基础材料生产项目建设正进行得如火如荼。其中,电子电器陶瓷生产项目由两部分组成,一是年产10万吨电子电器陶瓷配方泥生产线,主要为江苏、广东、福建等地的电子电器陶瓷生产企业提供标准化的配方泥坯,年产值约1.5亿元;二是年产1.4万吨电子电器陶瓷生产线,主要产品为陶瓷灯杯、灯座、电阻器、线路板等,采用热压铸和干压成型技术,年产值约3.1亿元。滑石洗泥生产项目达产后将年产20万吨陶瓷配方泥,主要为建筑、日用陶瓷生产企业提供标准化的配方泥坏,建成后总产值可达2.4亿元。煅烧白滑石生产项目通过采用先进的立式回转窑技术逐步淘汰原来落后的轮窑装备,每条生产线生产能力30吨,投产后年产值可达9亿元。滑石精细粉项目投资达8000万元,年产10万吨精细滑石粉,建成后年产值可达5亿元~6亿元。


  据统计,4个项目全部投产后,年产值将达20亿元以上,预计可为当地带来约2亿元的税收收入,并解决农村大量剩余劳动力就业问题。


  基地负责人告诉记者,先进的深加工装备与技术将在这里得到广泛采用。目前,环保型的煅烧生产线正在紧锣密鼓地安装调试,投产后将替代现有的几十座土窑,真正实现由粗放型开发向煅烧黑滑石、电工陶瓷和日用瓷混配料、精细粉体等精细加工制造业的转型。这样的转型不仅可以集约节约有限的资源,还可以有效地解决污染排放问题,保护生态环境。


  然而,在广丰黑滑石加快转型的同时,投入巨资建设黑滑石工业基地的方正公司却面临着一个困惑:建设方正黑滑石工业基地之后,自己能否继续公平地获得采矿权?之所以会产生这种困惑和担忧,还得从广丰黑滑石采矿权招拍挂说起。


  上个世纪90年代,因乱采滥挖,可与优质高岭土媲美的广丰黑滑石贱如泥巴,政府收不上税,百姓挣不到钱。进入21世纪,广丰黑滑石采矿权转为由企业公开竞标获得,即由出价最高的中标企业独家集中开采。这种方式起到了维护市场秩序的重要作用,黑滑石企业年缴税额逐年递增,去年已达近8000万元。但是,这种“唯钱是举”、将“最高价中标”作为投标的惟一门槛的招拍挂方式,也日益暴露出它的不足与弊端,比如,不考虑技术与装备水平、不考虑人才等人力资源条件、不考虑开发与生产对生态环境的影响、不考虑矿业开发的产业升级与工业化转型等等。因而,这种出让方式近年来备受各方垢病。


  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教授黄恒学指出,矿产地的工业化转型是县域经济“资源换产业”的必由之路。如果广丰黑滑石采矿权的招拍挂不考虑把工业化转型设置为投标门槛,就无法转变“急功近利只卖原矿”的开采方式,势必会造成开发过程中的杀鸡取卵,从而使广丰黑滑石开采重新陷入恶性循环的怪圈,对县域经济发展十分不利。“广丰的黑滑石开发经历了从乱采滥挖到集中开采,从只卖原矿到发展深加工产业转型的过程。如果这种困惑不解除,有可能重陷多头开采、竞相贱卖原矿的乱局,政府和企业力推的工业化转型将泡汤,重蹈艰难覆辙。”在调研采访时,一位熟悉情况但不愿透露姓名的官员对记者坦言。


  江西省人大原副主任、现任江西省企业联合会会长张海如说,如果企业仅仅以价高就能中标,那么为了尽快收回本钱并获利,他们就只会挖空心思在中标期内多卖原矿多赚钱,而不考虑怎么把卖矿石赚来的钱投入到工业化转型。相比之下,方正公司为了推动广丰黑滑石的工业化转型,响应政府号召,已经投入8个亿建设工业基地,不仅把中标期内采矿赚的钱全部投了进去,还把做其他生意赚的钱也悉数投了进去。如果在进行新一轮招拍挂时,仍然单纯以“价高者先得”为投标门槛而不考虑设置鼓励工业化转型的因素,包括上述技术与装备水平、专业人才等人力资源条件、开发与生产对生态环境的影响等因素,那么,不仅积极参与工业化转型的方正公司要吃大亏,背上沉重的财务包袱,该公司投资建设的工业基地也将变成一块荒地,还会造成其他“后来居上”的投标企业可以“轻装上阵”,恶性竞争,竞相贱卖原矿的乱局,使地方政府本来每年可以获得的7000多万元税收付诸东流。


  因此,各方有识之士呼吁广丰黑滑石采矿权招拍挂应该设置工业化转型的投标门槛,那么,广丰黑滑石的工业化转型究竟有多大意义?据江西省人民政府原参事、江西师范大学教授雷敏生调查分析,1吨广丰黑滑石原矿石价格约为160元,加工成白滑石后,约为800元/吨;经过洗泥、压滤,加工成陶瓷配方泥,约为1200元/吨;经过洗泥、压滤、煅烧,加工成电器陶瓷元件,约为16000元~18000元/吨;经过洗泥、压坯、烧成,制成镁质日用陶瓷,约为28000元~30000元/吨;经过洗泥、压坯、烧成,制成微晶玻璃砖,约为35000元/吨;经过粉碎设备破碎、研磨、煅烧,加工成精细滑石粉,约为1元/目。这就是方正公司近几年积极推进工业化转型提高原矿附加值取得的成果。黑滑石是新型制瓷原料,目前已占日用瓷原料市场75%的份额。如果利用高品位黑滑石独一无二的资源优势,在广丰扶植起高档陶瓷和微晶石企业集群,就可以培育出年税收超过10亿的“黑滑石瓷都”。显而易见,工业化转型将数十倍地提高广丰黑滑石的附加值,使其成为广丰的财富之源。


  中国非金属矿工业协会名誉理事长、非金属矿技术创新委员会主任委员张湛进一步阐释了广丰黑滑石工业化转型的社会效益。他说,有了工业深加工手段,开采出的40%以上品位过低的原矿也可以得到加工利用,不留下俗称“矿山垃圾”的尾矿,最大限度地科学利用资源。方正公司通过工业化转型获得的成果之一就是矿石利用率达到100%。张湛评价道:“方正黑滑石工业基地规模之大、环境之美、装备之先进,在全国非矿行业极为罕见,可以说树立了榜样。”


  广丰方正公司当年以9080万元的最高价竞得了广丰黑滑石采矿权,而黑滑石工业基地一期建设投入就达到了8亿元,后续还要12亿元资金支持,工业化转型的投入是矿权竞标的十几倍,即便政府通过扩界方式给予方正公司矿权倾斜,企业为工业化转型付出的代价依然是巨大的。据中国科学院院士、著名矿物材料专家叶大年分析,开矿就是扒山卖土卖泥巴,很简单,很粗放,赚不到大钱。工业化转型既要技术,又要资金,还要人才,同直接买原矿相比,成本是巨大的,但可以获得高附加值。黑滑石因为稀有,虽然应用领域广泛,但是没有现成的应用技术,需要开矿企业下大力气、花大本钱、冒大风险组织研发,没有战略眼光和责任感的企业是不会做的。黑滑石产业可以延伸到精细陶瓷、建材、环保材料、医药、军工等许多领域,而且具有较高的经济价值。毫无疑问,实现工业化转型,资源优势就能转化为财富优势。所以,政府对于积极推进工业化转型的企业应该倍加爱护并鼎力支持。


  尽管面对种种后顾之忧,方正公司仍在继续投巨资建设工业基地,而且向广丰县委县政府呈报了“直接投资20亿元,拉动投资25亿元”的《方正黑滑石工业基地产业布局及实施计划》。方正公司董事长梅端杰坚信,只要有利于地方经济发展,各级政府就没有理由不支持。他的信心来自于新任广丰县委书记郑光泉和县长谭赣明一心做事的态度。郑光泉明确提出“坚持集中开采,避免无序竞争,鼓励支持企业加大精细加工的科研投入和实业投资,推动黑滑石矿业向黑滑石工业转化,是做大做强黑滑石产业的发展路径”;提出“政府要立足职能做好服务,推动企业想投入敢投入,尽快实现从产业规划向产业成果转化”的保障措施。县委县政府领导也明确表示,要与国土资源管理部门积极沟通协调,尽快解决依法扩界的问题,解除方正工业基地“无米下锅”的后顾之忧;同时,与国土资源部门探讨在下一轮招拍挂之前,出台有利于工业化转型的政策。


  无巧不成书。11月10日上午,记者正在广丰县壶峤镇方正黑滑石工业基地调研采访时,巧遇上饶市委书记陈俊卿率上饶市委市政府有关部门和下属十县一区主要负责人来这里考察工作。梅端杰向陈俊卿一行详细介绍了工业基地的投资进度、建设规模、黑滑石深加工工艺流程及深加工带来的高附加值等情况,陈俊卿饶有兴致地询问了黑滑石原矿经初加工、深加工直至生产出高档陶瓷、电工陶瓷、陶瓷磨球的过程。在巡查过程中,陈俊卿肯定了方正公司投资建设工业基地、不断扩大深加工规模、提高黑滑石附加值的做法,鼓励他们加快黑滑石产业转型升级,把黑滑石工业基地做实做强做大,为地方安排就业、增加税收和生态环境保护做出更大贡献。


  卖原矿是最省力、最粗放、价值最低的赚钱方式,“最高价中标”的招拍挂也是最简单、最不惹是非的办法,它们叠加的结果就是再宝贵的资源也只能贱卖,相信没有人愿意看到这样的结果。广丰黑滑石产业兴衰起落,就在于二者的存废之间。但愿,采矿权能够说话,有关政府部门能够站得高,望得远。

(来源:中国矿业报)


相关内容:
    没有相关内容
0
 

点击加入粉体技术交流群粉体技术群
返回页顶